• <s id="wec4o"></s>
  • 國內企業要團結,別窩里斗,沒前途

    未知 2021-06-23 11:17

    國內企業要團結,別窩里斗,沒前途


    從技術引進到自主創新,中國制造依靠國人的勤勞與智慧走出了一條自強之路。而在諸多名號響徹海內外的中國品牌當中,上海振華則頗為獨樹一幟。成立近30年,振華實現了“世界上每一個集裝箱港口都有振華的設備”這一看似不可能的目標,并時過多年,依舊堅持“每年創造一個世界第一”。

    能夠踐行如此豪言,振華有著怎樣的底氣?這底氣背后,又是怎樣曲折的發家歷史?記者特別專訪了上海振華重工海工集團臨時黨委副書記、教授級高級工程師吳富生。采訪全文整理如下,供讀者參考

    ? 采訪 記者 白紫文

    記者:我們了解到振華重工制造出過非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產品,比如亞洲最大的重型自航絞吸式挖泥船“天鯤號”、海上風電安裝設備、海上牧場養殖設備等等。您能介紹下目前振華重工的重點工程項目嗎?

    吳富生:振華原來是做港機(港口集裝箱起重機)起家的,港機也是振華的主業,所以首先港機就是振華的重點項目。1998年開始,振華在港機方面就做到了全球市占率第一,2005年前后市場份額大概就已經占到70%左右。

    上海洋山深水港四期自動化碼頭遠眺 振華供圖(下同)

    也就在這個時候,振華提出了多元化發展的戰略。

    多元化的首選方向是海工行業,因為當時海工市場前景廣闊,而且集裝箱起重機是我們的發家產業,與海工產品關系密切。

    轉向伊始,正是從我們所熟悉的、用于海上安裝作業的大型浮式起重機這種產品開始轉型。2007年左右,振華為廣州打撈局制造了4000噸的“華天龍”號起重船,助力南海打撈沉船的作業。

    浮式起重機首次獲得成功之后,2008年開始我們真正向海上的鉆井平臺和特種工程船舶轉型。

    鉆井平臺方面開始承接一些自升式鉆井平臺的訂單;特種工程船舶方面,會承接一些特種工程船舶以及其他客戶需要的產品,而經過轉型之后,振華在大型特種工程船舶方面應該說在國內是居于領先的地位。

    而且與其他的傳統船廠相比,振華不僅是建造船的軀殼,我們的優勢在于核心裝備的研發能力:也就是說振華不僅造“殼”,而且造“芯”。這是振華獨特的優勢,也成就了振華在特種工程船舶領域的地位。比如我們現在正在做的JSD6000鋪管船,就是世界上最先進的鋪管船。而早在2008年、2009年我們給挪威等海外客戶建造的一些鋪管船,就屬于當時比較先進的。

    對于特種工程船舶,一個近期的例子是港珠澳大橋這個項目,其建設所需求的一些特種裝備,都是施工方向我們提要求,我們根據要求去開發出相應的特種工程船舶,比如里面的管節沉放船、拋石整平船等。

    全球最大起重船、12000噸全回轉“振華 30”現身港珠澳大橋施工現場

    以拋石整平船為例,海底要放管節(也就是隧道沉管),隧道是已經預制好的,每節隧道的重量有8萬噸,把8萬噸的東西運輸到現場,還要把它安放好,就需要我們造一種船舶叫管節運輸船。與咱們蓋房子一樣,造橋也要在水下“夯地基”,管節運輸到現場以后,就需要通過一種拋石整平船把石頭鋪在海床上并進行整平處理。,該特種作業船由振華重工自行研發制造。

    這種船舶別看它有100多米長、40米寬,施工精度卻是非常高的,在下面鋪石頭的精度能達到4厘米,也就是誤差范圍在±2厘米。市場需求往往是創新的最大動力。工程方提出要求,我們根據工程方的要求去開發這種特種工程船舶,對振華來說既是挑戰,也是拓展業務能力的機會,包括你問題里提到的那三個項目,“天鯤號”、海上牧場等。

    實際上振華從1998年開始提出創新的口號:每年要打造一個世界第一。自此以后持續這么多年,每年都至少會做一個世界第一的產品,包括剛剛提到那些產品,都是歷年來一些世界第一的產品。

    造島神器、天航6600千瓦自航絞吸式挖泥船“天鯤”號

    對于振華的另一個重點項目自升式鉆井平臺,我們在國內也是比較領先的,其核心裝備振華也進行了研發。在自升式鉆井平臺這個基礎上,我們進一步延伸開發出了風電安裝平臺。

    2008年風電安裝平臺的項目我是參與的,當時國內沒有類似的風電安裝平臺,國際上也只有一艘“五月花”號。但是他們的風電安裝平臺與我們的在安裝理念完全不一樣。五月花號是“6條腿”,我們是“4條腿”;他們上面配備的起重機也沒有我們后來研發的大。當年我們利用自升式鉆井平臺這個理念開發出了自升式風電安裝平臺,使用齒輪齒條升降,配備的是800噸的起重機,在國內是首創。

    這個設計做完后我們持續地根據用戶需求,逐漸改進、提升、再創新,對于原來800噸的起重機用戶提出了更大需求,我們就升到1000噸、1200噸、2000噸,再到2500噸,從結構形式上講有液壓升降的、齒輪齒條升降的,有繞樁的、不繞樁的等等。應該來說在風電安裝平臺這一塊,振華重工是在引領著這個行業的技術創新,引領著行業的發展,基本上振華重工開發出的這些產品都是首創。

    龍源振華2000噸自升式風電安裝船“龍源振華叁號”

    當然,以國內競爭的氛圍,你開發出的新形式很快就有其他廠家跟進模仿,這類事也是司空見慣了,跟他們打專利官司也耗不起那個精力,有時便也作罷。

    另外,振華重工在“大、特、重”鋼結構方面也有自己的獨特優勢,這種鋼結構我們首先做的就是舊金山海灣大橋那個項目。

    舊金山有兩座著名大橋,一是金門大橋,另一個就是鋼結構的海灣大橋。1989年海灣大橋在地震中受損,當時他們就決定要在旁邊建一個新的海灣大橋。也是考慮到地震影響,新橋使用的是單塔自錨的設計,這種設計可以抗住百年一遇那種級別的地震。原理其實也非常簡單,就是利用單塔減少地震橫波的影響,相當于是整個橋面只由一個塔支撐,通過這個塔用鋼索拉住橋面,所以這種設計對塔的制造,鋼板材質和焊接的要求就非常高。

    此外,對方不僅對焊工資質要求嚴格,對承包方技術人員、甚至工人的語言方面也有要求。而振華的特點恰恰就在于,我們產品百分之六七十都是銷往國外,我們的團隊恰好滿足對方的要求。

    振華第一臺起重機的客戶就出口給加拿大溫哥華,也就是說,我們的第一臺產品就是出口到國外的。這是振華較為別樣的發展路線。我們是先有銷往國外的這些產品,得到了國外用戶的認可,然后才帶動了國內市場的認可。所以語言上振華是有優勢的,加上我們的焊工資質全面,于是拿到了舊金山海灣大橋這個單子。

    實際上日本三菱公司老早就在跟蹤這個橋的項目,而最終沒交給他們做,還令他們當時頗為惱火,說我們跟蹤了你們這么多年,你要給其他人就算了,結果最后項目你給了從來就沒做過橋的振華公司?但用戶就說,振華是沒做過,但你們三菱也沒做過這么大的大橋???

    而且做成了這個大橋,它就是西海岸的標志(東海岸有自由女神)。大橋最后正式通車是2013年9月3日。自舊金山海灣大橋項目成功以后,我們得到了國外用戶的認可,國內的鋼結構大橋以及和大型鋼結構有關的產品用戶也開始普遍認可我們了。

    美國舊金山-奧克蘭海灣大橋

    振華和其他傳統船廠的不同之處就在于,我們在新裝備的研發設計能力是比較強的。所以別看我們進入國內海工行業比較晚,但是起點比較高,我們是從高難度裝備入手制造的,這實際上與其他的船上的區別非常大。2015年國家評海工白名單的時候,振華不論是從船廠的專業化、船廠硬件的配備、還是業績量來說,與當時幾家大廠相比肯定是不夠的,但因為振華重工有核心裝備的研發和制造優勢,所以在白名單里我們也是第一批就進入了,因為剛剛提到一些船舶的核心裝備,我們都能做,而且做的質量還不錯、市場占有率非常好。

    舉個升降系統的例子,從2008年開始研發,到2014年的時候,我們在全世界的市場占有率已經達到百分之五十以上。當時升降系統方面,國內是沒有一家廠商制作的,振華開發出來以后,我們先是用在自己的風電安裝平臺上,這個風電安裝平臺用得好,國外用戶一看,質量各方面都可以,他們就用了我們的產品,而國內用戶看到外國都用了,慢慢地也逐漸認可了。類似于升降系統這種核心裝備,包括大型起重機,我們在國內基本是第一,國際上也可以排在前三,在行業里面算是有一定地位的。

    記者:您的介紹令我大開眼界,沒想到振華公司的發展之路如此不同尋常。您能介紹下振華1992年成立時的公司境況,以及中國制造當時的大環境是怎樣的?您認為振華成功的原因有哪些呢?

    吳富生:公司成立于1992年2月14日,當時業務方面有一定限制,條件也比較艱苦。剛起步的時候,振華的基地是借的,辦公的地方是在浦東南路借了幾間房子,連柜子都是吊在墻上的。創始人管彤賢說“你不要看我的廚房,你只要看我炒的菜”就行了。

    振華之所以能成功,主要是兩個方面的因素,一是大環境、大趨勢;另一方面則是人的因素。

    今天回顧總結當年的大趨勢、大環境主要是:(1)黨的改革開放政策;(2)“外貿”蓬勃發展;(3)特別是鄧小平1992年南巡講話; (4)WTO的成立實際是世界出現了一個統一的大市場;(5)航運界出現了“超巴拿馬”型集裝箱船,為了裝卸大船,引發世界碼頭設備更新換代。

    黨的改革開放政策,改革開放的政策對于處理外貿的集裝箱起重機業務的發展肯定是起促進作用的,再加上對于三資企業,國家不論從稅收還是從其他政策方面的優惠都很好。而改革開放帶來外貿的蓬勃發展和集裝箱業務量的激增,對于傳統門機這類機械而言,效率上已經跟不上時代的發展了。市場需要專業化的集裝箱起重機。

    “外貿”蓬勃發展,上世紀末,世界外貿的空前發展為我國千百萬家企業(包括我們)提供了市場。等我們變大變強回頭看,才意識到我們是吃“外貿飯”,外貿興我們則興,外貿衰我們則衰。

    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講話,解決了“姓社”還是“姓資”的問題,方向上定了調子,我們創始人管總也把握住了國家大的政策趨勢,抓住了這個發展的機會。

    全球首臺深遠海帶轉網裝置的海魚養殖平臺“振漁1號”

    WTO的成立,以前外貿是沒人管的,聯合國是不管外貿的,WTO就是管外貿,管什么?它有很多規則,但有一條最重要的,“誰都不能夠用關稅來搞貿易的保護主義”。要承認WTO使世界的外貿大發展,外貿是雙贏,也就是說不是一方賺錢,買方、賣方都賺,如我國現在年進出口4萬億美元左右,幾乎進出各半,出口稍高一些,順差有限。如眾周知,如果只是單方面賺錢生意是持續不下去的。ZPMC是1992年成立的,這是中國改革開放后發展非常好的歷史時期,這時候中國出現了三個專門經營外貿的地區,一個我們叫珠三角,第二個叫長三角,第三個叫環渤海,如果沒有當年這三個外貿區,今天我國的一切繁榮都談不上,應該說外貿使中國賺了錢,也使我們得到了大發展。

    “超巴拿馬”型集裝箱船的出現,超巴拿馬熱促成了港口設備更新換代,市場出現大批新訂單。我們知道巴拿馬運河把太平洋跟大西洋連接通航,老運河航道較窄只有32.7米,現在已經拓寬,裝載多排集裝箱的船變寬了過不去,于是用巴拿馬運河的寬度來衡量這個新船的寬度,出現個新名詞,叫“超巴拿馬”,隨之出現了超巴拿馬型集裝箱運輸船。跟著,碼頭設備也必須變大增多,出現了能裝卸超巴拿馬型船的超巴拿馬起重機。世界碼頭設備出現更新換代的新高潮。上海振華聳立潮頭,新定單像潮水一樣涌向上海振華。市場需要對企業來說是強大的動力,逼迫我們改革再改革,創新再創新,岸橋(簡稱岸邊集裝箱起重機)這個龐然大物,我們一年最多做300多臺向世界港口供貨,而知名同行有的一年只能做十臺。

    煙臺打撈局5000噸起重鋪管船“德合”號

    為什么同樣大環境,只有上海振華一家產品,在世界集裝箱機械市場獨霸天下?振華重工正是摸清了在這種大趨勢下需要什么產品,或者說什么產品的市場,并根據產品的特點提出了相應的對策,或者說有自已的“獨門武器”, 除去常規的產品三要素:質量,價格,售后服務滿足各個買方頗為苛刻的要求以外,上海振華還有自已的“獨門武器”,有能壓倒眾多對手的“絕活兒”。

    第一,敢為世界先、敢于和同行的任一強手爭鋒,也就是敢于亮劍。1992年成立時,全球的港機市場還掌握在美國、德國、韓國、日本等國家手中,集裝箱起重機制造巨頭壟斷著集裝箱機械市場。如今,已讓位給ZPMC。我們的寶島臺灣、香港近十余年,沒有再買一臺日美歐的產品,增添的新集裝箱機械全是上海振華的產品。這一現象我們感到自豪,我們沒有辜負祖國人民對我們的哺育培養,我們向祖國和人民交出了一份,不是很完滿,但可說得過去的一份答卷。從市場來看,中國的產品已經走向了全世界所有集裝箱作業的碼頭,現在有104個國家300多個碼頭采用我們的產品,我們在1992年2月成立的伊始,就立下一個志愿,“世界上凡是有集裝箱港口的地方,就要有上海振華生產的集裝箱起重機在作業”。經過克服數不清的困難和折磨,本世紀初,公司就已基本實現了這個目標。

    第二,強化思想引領,培養愛國主義情懷。振華精神首先是振興中華。為什么振華的員工能長年累月“舍小家、為大家”?為什么能一人充當幾個角色?是由于振華文化中蘊含的愛國主義情感和民族復興的使命感產生了巨大的精神力量,支持他們去克服困難,去為國爭光。我們認為真正激勵科技人員的還不僅僅是物質上的獎勵,更重要的是精神層面的共鳴。振華重工充分發揮黨建工作的思想引領作用,統一思想,始終高舉振興中華的旗幟。有的同志在年終總結中寫出激昂的話語:到振華來重新認識人生的價值。這都是精神飛躍的結果,是公司從成立以來,黨員和領導干部充分發揮先鋒模范帶頭作用,身體力行,既重物質鼓勵,更重視將思想政治工作與生產相結合的必然結果。

    第三,就是振華有獨特的大型運輸船隊。擁有自己的運輸船是振華重工大幅度縮短交貨期、保證準時交貨以及控制成本的重要手段。振華起步的時候, 世界集裝箱機械市場被外國壟斷,要想戰勝強大的競爭對手,從產品質量方面超越非常困難,上海振華想到了從另個方面突破。當時市場上可以提供集裝箱起重機整機運輸的只有荷蘭Dockwise一家公司。由于振華是新企業,必然被只此一家唯我獨尊的Dockwise“卡脖子”:價格貴,運輸期(承運時間)得不到保證,整機到達后還被要求三天內必須卸完貨。上海振華意識到,必需有自己的整機運輸船,否則只能“關門大吉”。

    在克服了重重困難之后,我們終于建成了自已的整機運輸船隊,最多時,共有六萬噸~十萬噸級整機運輸船30余艘,它高效、安全、穩妥的將我們的產品以整機形式運向世界各港口,由于在離岸前均已調試好,產品登岸后,通電即可作業。迄今為止,這個船隊共運輸了岸橋3千多臺,場橋5千余臺 , 受到用戶熱烈歡迎和高度贊賞。奇怪,我們的對手卻沒有一家建造整機運輸船?想來,這大概是件不是那么容易干好的事。

    振華運輸船發運岸橋(岸邊集裝箱起重機)

    第四,振華的創新能力特別強。我們強調與時俱進的創新,一方面要滿足用戶要求,另外一方面也根據當前的環境、趨勢,做出一些相應的創新。比如港機這一塊市場,一開始我們當然是模仿國外的40英尺集裝箱起重機設計,但后來我們自己開發出了世界上首臺雙40英尺起重機(一次能吊起兩個40英尺集裝箱),再到之后的三40英尺起重機,振華不僅提出了這些點子,也制造出了相應產品,而這些創新也帶動了振華公司的業務發展。

    第五,振華擁有強大的硬件設施,車間建在碼頭邊,即在水邊安營扎寨。生產這種大型集裝箱岸橋每個部件均在百噸以上,這種大家伙,不只是制造有麻煩,即是廠內運輸也不容易,把車間建在碼頭邊,有三個好處:

    一是縮短了廠內運輸距離,簡化了這道工序;二是因運距短,也較容易搬動,車間內可以更多的將小零部件拼成大部件再運出。要知道戶內生產效率比戶外高2~3倍;三是近在碼頭邊就可利用ZPMC的另個重型武器:“水上浮吊”將它們迅速組裝起來,大大縮短生產總周期,提高安全性。

    上海振華重工成立伊始,就非常明確知曉自已的主產品集裝箱機械將來要聳立在碼頭岸邊,因而自己也必須有承重碼頭對口實現整機運輸。不少對手卻沒有意識到這點,例如我國有數十家大型船廠,論實力不遜于上海振華,因市場蕭條等原因曾紛紛宣稱要作集裝箱機械,甚至成立了“港機車間”,但至今一家也沒有形成系列化的產品。原因之一是他們接觸實際后發現自已缺整機安裝用的可承重2000噸以上的重型碼頭,無法跟上新潮流的整機運輸到岸。船廠有的是只能承重300~500噸的舾裝碼頭,國外亦然。

    第六,振華公司有強大的研發設計隊伍。目前我們的研發設計隊伍達到2600多人,高峰時更多。而且振華公司的人才梯隊也比較合理,我們不僅招本科生,同時我們也會招中專生,中專生可以為工程師服務,比如工程師需要畫一些輔助的零件,可以叫中專生畫,這類輔助性的工作,可以讓中專生去做,把工程師的雙手解放出來,實際上也是解放了生產力。而且一些肯學的中專生最后也培養成了技術骨干。2018年習總書記和克強總理在中國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會上也提到,要把院士的雙手解放出來,實際上我們在零幾年的時候就提出把工程師的雙手解放出來,也算異曲同工之妙。各個梯隊的人才都配備好,相當于每個人才都發揮了個人優勢。

    第七,除了研發團隊能力強,振華的制造隊伍也很強。高峰的時候產業工人有3萬多人,焊工隊伍有4500人,而且焊工隊伍各方面的資質證書都有,當年能拿到舊金山大橋的項目也得益于我們焊工隊伍的強大,另外一方面也在做這個項目中培養了一批團隊,因為你不可能有那么多人正好有這個證書,但是在做這個項目過程中,我們慢慢把我們的隊伍也培養出來,不僅僅制造隊伍,設計隊伍也培養出來了。實際上這就是我們黨的著名口號:“在戰爭中學會戰爭”“在游泳中學會游泳”,依靠學校給予的基礎理論知識,運用黨所提倡的“學習-實踐-總結-再學習-再實踐”這個方法,培養自已的專家。

    第八,振華為人才在設計研發方面提供的容錯機制。創新研發是不可能100%成功的,我舉得很多例子都是創新成功的歷史,研發過程中也有失敗的例子。對于研發失敗,我們公司曾定下“不二過”的規矩,你可以犯錯,但是不要重復犯錯。有了容錯機制,員工個人就可以大膽地去設計、大膽地去研發,而不需要有“我做錯了怎么辦?”這類后顧之憂,再大的問題公司幫你承擔,使得大家研發設計心理負擔大幅減少。

    300英尺自升式鉆井平臺“振海一號”

    記者:在振華工作這些年,您對于中國(重工)制造發展有何觀察?

    吳富生:我自己的履歷還算是比較豐富的,剛進公司的時候做港機產品,從部件做到整機項目;后來跟著項目到美國做了一年半的現場售后服務,回來以后根據公司的需要,又開始管理投標這一塊業務,在技術、商務方面都得到了不少的鍛煉,積累了些經驗。

    之后2005年,振華成立了專門開發新產品的開發辦,需要公司的一些骨干,當時我也跟隨著開發辦主任到了開發辦,開發現在已經十分火熱的自動化碼頭業務。像自動化碼頭、新海工產品、風電安裝平臺,都是我所在的開發辦這個部門在做。2010年以后我們成立了海工院,人馬還是原來我們開發辦的一幫人馬。從個人的發展來看,特別感謝公司給我了我個人這么多的鍛煉機會。

    這幾年給我的感覺是,對于咱們國內制造業而言,最關鍵的就是要明白,我們并不比別人差什么,我們差的就是自信。首先你要相信自己能做,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都不敢去嘗試的話,肯定是做不好的。而且一個行業要有領軍人物,也要注重領軍人物,他也要敢于帶領大家去開發新的產品,在關鍵技術上有些新的突破。最關鍵的一點是,公司要提供足夠的支持,沒有公司、沒有強大的資金和政策的支持,單憑個人單打獨斗,是沒法做好的。企業一定要有我前面介紹的容錯機制,稍微出點錯就懲罰員工,那誰還敢去做有所突破的事情?

    另外除了自信,還有就是,我們國內的企業要團結起來,形成合力,不要總是窩里斗,窩里斗沒有前途。以前我們整機出口國外,里面的配套件用戶都要求用國外的產品。后來振華公司特別扶持了一些國內有些名氣的相關企業,去帶動一些行業發展起來,之后再談判的時候,我們就要求對方配套件必須由振華提供,要用國內的產品,不然東西我就不賣給你,最有名的一次就是跟德國漢堡用戶的談判,他們一開始堅持要用弗蘭德的減速箱。甚至威脅我們說,如果不用弗蘭德的減速箱,就不給我們做整機。談了一個禮拜之后,最后對方還是決定,單子還是給我們振華,減速箱也用振華推薦的品牌。

    我們中國人其實是很聰明的,而且都特別吃苦耐勞。就算我們可能起步基礎比較薄弱,但是大家只要團結一心形成合力,對咱們制造業行業來說,發展趨勢依舊良好。

    標簽
    ASS日本少妇P|C,从后面玩弄极品身材大屁股,未满12周岁做A片,欧美孕妇变态重口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