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wec4o"></s>
  • 文博節目如何呈現文物之美與大歷史

    未知 2021-06-05 09:55

    文博節目如何呈現文物之美與大歷史


    從《我在故宮修文物》、《如果國寶會說話》到《國家寶藏》、《上新了·故宮》,文博類節目在持續探索新的表達、新的呈現方式。以一檔舞蹈節目《唐宮夜宴》刷屏的河南衛視在5月底也“上新”了一檔新的文博類節目——《隱秘的細節》。

    節目總導演、總撰稿關正文介紹說,《隱秘的細節》從腳本撰寫到制作完成超過了兩年時間,邀請嘉賓除了知名史學家外,還有哲學家與歷史地理學家等。澎湃新聞近日就《隱秘的細節》及文博類節目的新表達等問題專訪了關正文。

    《隱秘的細節》海報

    “發現那種我們可以稱之為無形之手的東西”

    《隱秘的細節》第一季共十集,全部聚焦于中國的殷商時期,展現了祖先從石器時代進入青銅時代、從遷徙時代進入定居時代、從城邦時代進入王朝時代的過程。

    《隱秘的細節》現在已經播出三集,第一集中引出了關于歷史的大命題——我們如何看待歷史?如何看待歷史中那些“未發之覆”?重文治的古代中國怎樣看待“義”與“利”,如果說歷史是一面鏡子,這面鏡子照見的又是什么?關于這些問題,嘉賓們都給出了很多精彩的回答,構成了這檔綜藝中提綱挈領的漂亮文案:

    哲學家、商業評論家吳伯凡指出:“我們看歷史的時候,有時候需要把鏡頭往后拿。讓特寫鏡頭變成遠景鏡頭,在這個遠景里頭,甚至在遠景之后的那些鏡頭里,發現那種我們可以稱之為無形之手的東西。正是這些無形之手的動作,構成了我們可能要真正關注的隱秘的細節。”

    《隱秘的細節》總策劃關正文說:“如果歷史是一面鏡子,我們首先要遺憾地看到,在歷史上只有君王才有能力打造鏡子,也只有君王才有資格照鏡子。在君王的鏡子中,你是看不到曾經活在這片土地上的億兆斯民的,你能從歷史中借鑒的社會認知和個人成長經驗就是有限的。”

    從這些大的命題,我們可以管窺《隱秘的細節》所關注的問題,如關正文采訪中談到的:“破除了談論古代史中總是浮于表面的王朝更迭與帝王個人恩怨、以及總被提及的以王治興衰和道德立場為主的傳統敘事,借鑒當代人類史研究的方法,從大量的古代遺址、出土文物、經典古籍中,重新梳理祖先創造文明及其演進過程,并回應歷史研究中的諸多問題。”

    《隱秘的細節》還試圖更新大眾對于歷史的一些“成見”,如節目中,復旦大學資深教授葛劍雄說,有些當時的人已經習以為常的生活對當時的人來說不稱得上的是隱秘,所以歷史學家就不會記載下來。但是這些內容恰是后代理解當時的重要關竅;還比如“以前對于文明的解釋是,有了文字才是文明。這一點我們現在認為不一定,很多古代發達的文明到現在沒有找到文字,但是不代表它們不夠重要、不夠璀璨。”

    沒有發現文字、但是卻很重要的遺址

    沒有發現文字、但是卻很重要的遺址

    關正文談甲骨文發現以后,考古及歷史構建的不同走向

    從殷商時期講起:回答“何以中國”的問題

    關于為什么用一季十集的節目體量去關注殷商這一個時代,關正文對澎湃新聞說:“此前綜合的歷史敘事,大多數是從秦或者周開始講起。我們關注殷商不是說我們有什么格外的野心,我們只是希望彌補以前相對弱的部分。我們對殷商的認知只有安陽那邊出土了大量青銅器的文物,但是關于殷商的歷史敘事,基本上給公眾留下的是陰暗、血腥的印象。這么輝煌的文物和陰暗血腥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這個就特別影響這些出土文物的價值展現。殷商在我們看來是回答'何以中國'的問題,我們中國如何形成中國?殷商時期發揮的作用是不可磨滅的。”

    “我們從新石器時代走到青銅時代是在殷商,我們社會最初的階級形成是在殷商,王室形成是在殷商,諸侯分封制度也是在殷商產生,包括非常發達的貿易、人類進入定居時代之始,都是在殷商的早中期實現,所以這個時代就特別重要。”關正文說。

    為殷商“正名”

    為殷商“正名”

    《隱秘的細節》第一集中,呈現的就是早期中原地區的聚落形態,關正文在采訪中談道:我們首先需要關注當時在中原最大的聚落為什么總是會搬來搬去,而且為什么會有“八百諸侯”這樣的詞匯,我們需要回應早期的文明程度、聚落的大小等問題。“我們的文明在那個時代是滿天繁星的時代,是在這片大地上散布著無數文明體的文明,雖然我們的祖先從一萬年前就開始馴化水稻,開始馴化豬,農耕時代已經開始出現,但是文明程度無法支撐一個部落長期在一個地方定居,殷時常搬家就說明了問題。”

    早期聚落形態模擬

    落到有文字記載的盤庚遷殷,節目的第二期正式開始。圍繞“盤庚之前,殷商為什么六次遷都”,一步步打開當時的生活圖景,從篩查水文、地理等自然條件開始,推及生產和社會組織能力,指出生產能力決定著生活方式,只有青銅工具的制造和普及才能解放生產力。

    《隱秘的細節》中對早期聚落形態的描述

    循著青銅器考古發現的草灰蛇線,人類青銅文明交流的南北兩條路線一寸寸顯露出來。節目持續追蹤,向觀眾展示了先祖們學習車輛制造和馬匹馴化技能的進程,串聯起陶寺文化、二里頭、三星堆這一顆顆考古明珠,最終,掀開了兩河流域的美索不達米亞文明與東亞大陸的中原文明之間交流的絢麗畫卷。正是這些文明成果不斷地匯聚融合、創造升級和走向成熟,才促成中原數千部落逐步進入永久定居的城邦時代。

    節目中提出的關于青銅文物背后隱含的問題

    節目中提出的關于青銅文物背后隱含的問題

    《隱秘的細節》第三期接續盤庚遷殷之后的歷史,講述城邦時代中華文明輝煌燦爛的滿天星斗,講述連接城邦的道路網的興建,以及不斷延伸的道路所帶來的交易、買賣和商業的繁榮。

    節目一開始,節目嘉賓吳伯凡就以一番文明史就是人類生存三大基礎——物質、能量、信息——的進步史的宏論揭示歷史演進規律。節目依據考古發掘和歷史地理學的研究,指出盤庚遷殷時,殷商王朝用三百年遷都圈畫出的勢力范圍,只有大半個河南省的大小,這是與當時的生產能力和部落社會的綜合能力相匹配的。但這并不意味著整個中國祖先文明版圖的窄小,實際上,與殷商這個中原老大同期,整個東亞大陸還同時活躍著燦若繁星的其他中華文明部落。

    殷商多次遷都,在中原大地上畫了一個“圈”

    為了揭示自由貿易帶給殷商和平崛起,《隱秘的細節》引述了《荀子》的《王制》的記載,描繪了一派各地商品實現遠距離貿易后的繁榮景象:大陸北方的馬匹和狗飼養在了中原,南方的珍奇鳥獸、皮毛染料也成了中原的財富,東部沿海的龜甲、魚鮮和海鹽,西部的皮革、毛織品,都成了中原民眾的消費品。貿易帶來了寵大而普遍的社會分工,使得農民不必再去當木匠,工匠和商人也可以專事其業而不用下地種糧。

    接著節目立即將鏡頭轉向出土文物,從不同區域出現的陶器、青銅器器型的統一,甚至連選用的陶泥和大小都是一致的,鄭州二里崗的幾個骨器作坊中發現有些單個作坊只做半成品,可見在商朝就已經出現劃分細致的多級加工市場。以此佐證貿易帶來的生產力的空前釋放。

    《隱秘的細節》描繪的殷商時期的貿易

    商朝已經出現劃分細致的多級加工市場

    手握先進的青銅冶煉鑄造技術和制陶技術,靠著中原最肥沃、最安全的土地出產的糧食資源,殷商王朝實現了永久定都,并影響了其他部落大規模實現定居。隨著大批城邦的相繼建立,城邑之間的通商與交往需要推生的道路車馬,四通八達的道路變成了人類最早的互聯網,讓殷商部落的先進技術和商品四處擴散,遠走他鄉,形成“市井”,“以所有易所無,以所工易所拙”,最終激活整個大陸的創新活力,使得中原成為中華文明的原點和中心。

    商朝的“市井”

    關正文介紹,在即將播出的第四集中,還將回應如下的問題:中國從何時起開始分封諸侯——當時的各個城邦都是不同部落用自己的歷史營造的獨立經濟體;眾多經濟體,從何時起開啟了用戰爭兼并城邦的發展模式;中原王室從何時開啟了最早的稅收:分封是宗族財產的分割。分封加上了朝貢,就是下屬公司需要上繳利潤的經濟關系創新了。殷商王位為什么從兄終弟及變成了父子相傳?這是在確保核心家庭永遠享有天下最大份額的蛋糕。

    《隱秘的細節》:我們應該讓文物去講述什么?

    回到對于文博類節目的創新表達的問題,《隱秘的細節》不同于之前的文博類節目,其官方介紹是“知識考古節目”,節目中用了大量的地圖和史料信息去還原古代的地理圖景,同時幾乎用三維動畫和學者的講述貫穿全部節目。因為三維動畫制作的人物和景觀較為生硬,也被觀眾們笑稱“五毛特效”。

    《隱秘的細節》節目呈現

    優酷人文資深總監王立明介紹:“最早的策劃創意中,我們想用一種最新的高清文物的掃描技術,對文物實體進行掃描,準備用這種方式放大文物當中的細節,通過這些細節去還原歷史,這是最早的創意?,F在這個節目是至少迭代了三次之后的版本,我們后來對文物實體細節放大延展到現在,關注典籍文字、山川地理、生產生活氣候交通等。”

    而在之前的幾乎所有文博類節目中,一個必然使用的手法就是慢鏡頭一點點呈現文物實體精微的細節,《隱秘的細節》從“彼細節”過渡到“此細節”,其實已經有了非常大的調整,這也指向不同的受眾——如果你單純喜歡欣賞文物的沉靜美好,在這個幾乎全由三維動畫構建的節目中將一無所獲;而如果你希望獲得一種更宏大的視角和關注,并在意歷史的全景和真實,則或許會喜歡《隱秘的細節》的講述。

    “文物”在《隱秘的細節》中被做成動畫

    在回答澎湃新聞的“《隱秘的細節》希望有怎樣的創新表達”這個問題時,關正文說:“其實《國家寶藏》、《如果國寶會說話》這些,我觀察了以后發現,此前的文博類節目更多的是從收藏的意義在講。如果我要做文博類的,首先,我要看到出土文物的存在并不僅僅為了提供一個或者塑造一個收藏市場,提供一個收藏價值,它很了不起,但是更重要的是它對我們講述歷史提供了證據。”

    “我希望讓這些文物去說話,去講述歷史。所以我們到最后確定的,從這些物質文明的演進,如何塑造了我們中華大地上文明進程,如何因為這些物質上的證據,比如說生產工具上的證據,能夠推演出來當時社會的生產能力,推演出來當時的經濟規模,和因為這個規模生成的經濟現象、經濟制度,又如何進一步影響到了整個社會文明的發展和形成,如何影響到了王朝體制。反過來,我們從歷史中學習和感知的東西,應該跟我們的視角相當的,我們今天關注的東西,比如我們今天的社會,我們的創新,我們的經濟發展,我們的國際關系,這些東西才是跟我們今天的生存直接相關的,這個就是社會認知和我們學習歷史的正確的出發點。”關正文說。

    而關于節目中的大量的三維特效和地理圖景還原,關正文答道:“我們中國過去學習歷史有一個傳統,左圖右史,左手拿著地圖右手拿史書這樣才能讀懂,誰在哪兒發生什么戰爭才能知道,包括殷商時代,他們為什么忽視平原而更多向東南發展,所以我們用地圖遙感數據生成的地形圖搭建起古代的地形,讓大家可以直觀看到山形水勢。”

    三維構建歷史場景

    標簽
    ASS日本少妇P|C,从后面玩弄极品身材大屁股,未满12周岁做A片,欧美孕妇变态重口另类